你一碰,我就死

“我望着她,望了又望。一生一世,全心全意,我最爱的就是她,可以肯定,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……她可以褪色,可以枯萎,怎样都可以。但我只望她一眼,万般柔情,便涌上心头……”
一个是顽皮的孩童,肆无忌惮,狡黠,任性,为所欲为的古怪精灵。一个是而立之年的大学教授,因初恋女友的去世而患有所谓“恋童癖”的痴情男子。这就是《洛丽塔》,在世俗的夹缝中生长出的扭曲但坚贞不渝的爱情花。
影片开头,便是杀人后的亨勃特在茫茫田野里驱车行驶,没有什么目的地,一味地前行,开篇音乐缓慢,绝望,仿若一股巨大的爱恋和思念向我们扑面而来。接着,故事转回他的初恋,旁白交代着这一切,配乐是十分轻盈、梦幻般的感觉,体现了亨勃特初恋的纯情和深刻,也让我们明白了他的不能自拔以及迷恋少女的心态。
火车鸣笛声,把我们都从回忆拉近现实,他和洛丽塔的初次见面,画面美得让人不敢直视,让人心生震动。洛丽塔随意地躺在草地上翻看杂志,撒水泵里喷出的水滴洒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上,阳光晴好,画面美到了极致,音乐响起,洛丽塔抬头看到了他,笑靥如花。
很多评论都说这个画面可谓情色中的经典,我也这么认为,至少每个看过这部影片的人都会对这一情节念念不忘。这一时段的配乐表现了亨勃特内心的汹涌、惊艳、一见钟情,他呆住的表情让我感受到了他情感的复苏与松动,舒缓的音乐配着美丽的画面,人世间的美好与温情已被尽述。
故事的进一步发展是洛丽塔去夏令营前与亨勃特告别时,洛丽塔看到窗里的他,下车疯狂地跑进屋里,激烈、迅速的动作与舒缓、深沉的音乐形成对比,画面转为慢镜头,洛丽塔天真的微笑,亨伯特紧张地手足无措,深深一吻预示了乱伦爱情的开始。女孩回眸一笑,男人闭眼回味。
“如果我的快乐可以发声,整间酒店都会震耳欲聋。”洛丽塔的妈妈去世后,亨勃特开始带她到处游走。第一次一起住酒店,一个房间,一张床,他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,走出酒店,慢慢体味每一刻的快乐。当洛丽塔知道妈妈去世的消息并跟随亨勃特畅游美国后,在公路上,轻快的爵士乐充满了整辆车厢,让人感受到了一点快乐和希望。
当亨勃特发现洛丽塔想攒钱逃跑时,两人发生了争执,愤怒的洛丽塔对着他大吼:“杀了我,就像谋杀我的妈妈!”这句话让我感到震惊。原以为一向快乐调皮叛逆的她对妈妈的死没有太放在心上,结果是她一直认为他是杀死妈妈的凶手,她恨他,她对他的爱很不屑,甚至利用他的爱来攒钱伺机逃走。
弱小的洛丽塔最后还是决定跟随他再次踏上旅行的路程,这像是一条绝望的不归路,一路上伴随被人跟踪的恐慌、疑虑、猜忌以及狂躁,终于,洛丽塔还是走了,失踪了,亨勃特找寻数月无果后,彻底绝望。
三年之后,时光流转,洛丽塔已为人妇并怀有身孕。亨勃特依然爱着她,想让她跟自己走。然而她不爱他,至始至终都不爱。“如果跟你走,我宁愿回奎迪处”,一句话让我替亨勃特多年的痴情感到心酸。这是无果的、无望的爱情。
“别碰我,你一碰,我就死。”亨勃特的绝望和痴情在这几个字中表现的淋漓尽致。
“当时,我耳边响起的,是一片儿童欢笑声,令我心灰意冷的,不是身边没有洛丽塔。而是欢笑声中没有她。”这句话是对整部电影畸形之恋的最深刻的解释。然而,什么都晚了。

电影《洛丽塔》的最后,亨勃特看着远方热闹的少女们自言自语的说,使我难过的不是洛丽塔不在我身边,而是这群欢乐的女孩子里没有洛丽塔。彼时的洛丽塔刚成年,已经怀孕,与丈夫在一个小木屋里过着拮据的生活,这是他们多年分别后的又一次见面,也是最后一次见面,亨勃特枪杀了劫走洛丽塔的昆宁,在绝望中走向了自我毁灭。山上的风吹过来,亨勃特脑海里浮现的是洛丽塔第一次躺在她身边的样子,月色朦胧,洛丽塔眨着眼睛,天真又神秘。

看电影过程中,我不止一次想起了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,那个陌生的女人在信里说“我毫无阅历,毫无准备……我一头栽进我的命运,就像跌进一个深渊……从那一秒钟起,我的心里就只有一个人——”。亨勃特第一次在洛丽塔家的后院里看到她,她趴在草地上翻着一本书,喷泉的水弄湿了她的衣服,她翘着脚,略显早熟的身体充满诱惑,她转过头给他一个微笑,亨勃特站在阳光下,恍惚的出了神。他说,洛丽塔,我生命之光,我欲念之火,我的罪恶,我的灵魂。那时洛丽塔只有14岁,但已经足够吸引到一个异性的注目,有意无意的身体接触,语言上的挑逗,孩子般的脆弱,纯真的笑容,一切的一切令亨朗特不顾一切的要爱她,要留住她。其实亨朗特只要稍微冷静一点便可以全身而退,这个叛逆的女孩子缺少的和想要的从来不是爱情就能满足得了的,又怎么会一直跟他厮守在一起。几年之后洛丽塔给他写信问他借钱,他驱车赶到那里,看着挺着大肚子的洛丽塔,依然希望她能跟他一起生活,好像两个人一起做了一个梦,洛丽塔已经醒了,而亨勃特还在梦里。洛丽塔可能永远也体会不到亨勃特的心情,那种孤注一掷的失控了的感情,点燃了他也毁灭了他,他看着略显臃肿的苍白的洛丽塔,心里在想:我最爱的就是她,可以肯定,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……她可以褪色,可以枯萎,怎样都可以。但我只望她一眼,万般柔情,便涌上心头……

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里,那个陌生的女人倾尽了自己的一生去爱那个永远得不到的男人,尽管曾经同枕共勉过,他却早已经忘记了她,她走近他,爱慕他,仰望他,直至死亡也从没怨恨过他,她说“朋友算什么?自尊算什么?下一次我还会这样,你的声音有一种神秘的的力量,让我无法抗拒,经过十几年的变迁,依然没变。只要你叫我,我就是在坟墓里,我也会涌出一股力量站起身来,跟着你走。”在儿子大约7,8岁的时候,她便去世了,因为一场疾病,又或者生无可恋,那样漫长的等待和期望,失落和煎熬大概会把人啃得连骨头都不剩,更何况是生存的意志。

说来也巧,这两部电影除了表达极端的爱情之外,也是大叔和萝莉之间的故事,也许因为双方的年龄和经历的差异,才导致了双方的其中一方走向极端,不可自拔。然而这样的感情看起来又是那样的动人又纯粹,它有我们最原始的快乐,也有最刻骨的心痛,它无关年龄,无关岁月,相逢和走近本就是一场浩劫。你说爱情究竟是否有理智与非理智之分?当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,我们真的是在谈论爱情吗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